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巷王中王资料 >

曲玮玮专访刘若英:孤独是人生常态但依然相信爱

发布日期:2019-11-12 18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时她刚在台北完成为期两年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场,最后一首歌,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《后来》。

  十多年之后,刘若英的声音还和当年唱片里记录下的一样,特别清澈温暖。但是啊,台上唱歌的人和台下听歌的人,心境早已跟当年不一样了。

  那天我也在现场。看到镜头扫到台下抱着孩子的三口之家,背后的屏幕上放着的粉丝群像,时间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。

  但是再看到谢幕的时候,她一袭白衣,在漫天飘落的彩色纸片里俏皮地跳起,给台下的粉丝飞吻,又觉得这十多年,好像只是短短一瞬。

  是会发生在我们身边,甚至是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,带点戏剧性但盖不过真实,有点遗憾但回忆起来终究是温暖的故事。

  一直觉得很神奇的一点是,在这样充斥着快餐恋情,连分手都没有什么仪式感的时代,在刘若英身上,我仍然特别能相信“爱”的存在。

  前几年在上海看她的演唱会,她把自己装扮成方小萍,对全场人说“我还在相信爱情,你们呢”,当时我一下就流眼泪了。

  我见到刘若英的时候,她穿白衬衣,浅色牛仔裤,扎了个马尾,会很温柔地说谢谢。

  比如第一个一定会想到的,《粉红女郎》里的方小萍——那个被安上“结婚狂”的名号,对找个人结婚这件事异常狂热,甚至有些偏执的女孩子。一开始她也不懂“爱自己才能被爱”这种道理,只能跌跌撞撞地寻找,以为只要改变自己去适应对方,就能收获幸福。

  比如《20,30,40》里的空姐想想,周旋在几个性格身份完全不同的男人之中,却还是感到孤独和迷茫,不知道谁会是那个“对的人”。

  刘若英剧里的角色挣扎,矛盾,富有冲击性;跟她在现实里相处,却会觉得她干净,温暖而坦然。

  但她们身上又有难以忽略的共通点。一定要形容的话,我想是对爱情的那份执拗。

  从“想要问问你敢不敢,像你说过那样地爱我”,到“你会如何回忆我,带着笑或是很沉默”,再到“她许你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,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”;

  从满怀遗憾的寻寻觅觅,到尘埃落定后的终于释怀。她好像有一种力量让人笃定,相信爱的人最后总会圆满。

  但很矛盾又很奇妙的一点是,这么热烈的一个人,会说出“孤独是人生的常态”这样的话。

  自己待着的时候她会玩手机,泡很长时间的澡,煮饭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写作,或者整理东西。

  一个需要经常面对镜头,经常和人相处的艺人,生活和工作都不可避免地交织在庞大的人际关系网之中,真正能停下来独处的时间,其实是特别珍贵的。

  很难想象,站在这个位置,她还会经常花时间取悦自己身边的人,比如在当导演的时候去“取悦”自己的两个演员井柏然和周冬雨,在拍摄完之后带他们到自己房间吃火锅,聊聊天。

  刘若英写过一本书,叫《我敢在你的怀里孤独》,名字很耐人寻味——即使两个人在一起,同样也要保持独立,即使相对无言也能暂时沉默。

  家对她而言,是“你想回去的地方,就不管什么时候,哪怕回去上个厕所,或者你回去歇个五分钟,你愿意在哪里整个放松,然后再出发,那个就是你的家。”

  就像她自己在书里写的“相处就像是把两个独处放在一起。在一起时像粘土,形塑成第三种样貌;分开的时候像磁铁,彼此相吸却又各自独立。”

  一路顺利直到Happy Ending的故事不是不动听,只是跟现实生活好像偏离太远。

  不管是她之前演绎过的角色剧情,还是真实的人生经历,总会有更复杂、更动人的内核。

  《后来的我们》这部电影里,井柏然饰演的林见清和周冬雨饰演的方小晓相遇在回乡的火车上,故事从这里开始。

  这几个词就足以拼凑出这个故事的一角,离乡北上的命运共同体的年轻人,错过、分开又重逢的恋人,有甜蜜和激情,也有伤感和无奈。

  一次是两个人还年轻的时候,都觉得在为对方着想,针对对方说的一句话就“搁在心里较劲”,慢慢也就不愿意再沟通;

  还有一次是十年之后他们重逢,明明“面对面的时候,那种熟悉感是那么的相近”,可他们却不可能在一起。

  这和身边人经历过的故事何其相似,同样是因为误解,不安,甚至是一句话,就错失了一辈子的挚爱。

  但刘若英对遗憾的解释很让我动容,“遗憾永远在那里,但是遗憾也可以是释怀的遗憾。”

  比如聊到自己遗憾的事,她会觉得自己从做歌手做演员乃至于做导演,遗憾的都是自己“还不够努力”。唱片出得不够多,拍戏也一年只拍一两部。

  她会在演唱会上跟粉丝说很多很多的话,因为“我跟你们那么久没有见面,好不容易我们大家见面了,聊天嘛”;

  她拥抱了觉得人生无望的歌迷,说“下次还可以看到你”,三年之后歌迷也就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她面前。

  刘若英的粉丝更多地是在和她一起成长,那些无处安放的遗憾终于得到了释放,那些求而不得终于在一遍遍吟唱里得到释怀。

  我印象很深的一条乐评说,“听她的歌总是容易流泪,即使我没有故事可以讲”。

  十几年前的方小萍唱着“我想我会一直孤单”,十几年后的刘若英却仍然让我矢志不渝地相信着爱。

  苏贞昌称陈同佳案有“魔鬼”,呛完“哼”一声掉头就走 ,台媒的评论有点狠